欢迎访问春秋园林苗木场。销售热线:15751556000,竭诚为您服务!

植物养生

53种中药功能也浸染的较量

文字:[大][中][小] 手机页面二维码 发布日期:2021-06-09     浏览次数:    
导读

53种中药功能也浸染的较量,它们各自都有什么特点呢,一起来看看吧


  1、麻黄与桂枝

  配合点:

  均有发汗解表的功能,都可用于风寒表证。

  差异点:

  麻黄,以宣散为主,发汗力强。合用于外感风寒,恶寒无汗的表实证。并有宣肺平喘,利水消肿之功。

  用于肺气壅揭之咳喘证及水肿。

  桂枝,以温通为主,发汗力较缓,外感风寒,无论有汗的表虚证和无汗的表实证均可用。

  桂枝温通经脉,助阳化气,常用治寒凝血滞诸痛证,痰饮,蓄水证以及心悸脉结代等证。

  2、苍耳子与辛夷

  配合点:

  质轻,性升浮。解表力弱,善于通窍。常相须为用,用治鼻渊头痛。

  差异点:

  苍耳子祛风除湿,用于风湿痹痛,风疹瘙痒。辛夷专治鼻渊,为治鼻渊头痛之要药。

  3、桑叶与菊花

  配合点:

  均轻清发散,发散风热,平肝明目。

  用于风热伤风或温病初起,以及肝经风热或怒气上炎之眩晕头痛,目赤昏花等证。

  常相须为用以加强疗效。

  差异点:

  桑叶清肺润肺力强。

  常用于燥热伤肺之干咳少痰,兼凉血止血。用于血热吐衄轻证。菊花清肝平肝力优。

  常用于肝阳上亢之头痛,眩晕,惊风,兼能清热解毒,用治疔疮肿毒。

  4、柴胡与升麻

  配合点:

  均为发散风热药,具升阳举陷之功能。用于外感风热表征及中气下陷之证。

  差异点:

  柴胡退热浸染较强,能息争少阳半表半里之邪,为治少阳证要药。

  并善于疏肝解郁,清胆截疟,用于肝气郁结之证及疟疾等。

  升麻长于透疹,用于麻疹疹出不畅,并善于清热解毒,用于热毒所致的多种病症。

  5、石膏与知母

  配合点:

  均有清热泻火,除烦止渴之功能。

  用于温热病邪在气分,壮热,烦渴,汗出,脉洪大等肺胃气分实热证,以及肺热咳嗽等证,两味药常相须为用。

  差异点:

  石膏辛甘大寒,重在清解,泻火力较强。善清胃肺实热,故肺热咳嗽,胃火上炎,头痛,牙龈肿痛多用。

  煅石膏尚有收敛生肌之功,外用与疮疡溃而不敛,湿疹浸淫,水火烫伤等证。

  知母苦甘性寒质润,重在清润,清热之中又善滋阴润燥,滋肺肾之阴而润肺除蒸,故多用于肺燥干咳,阴虚消渴,肠燥便秘以及肾阴不敷之骨蒸潮热等证。

  6、黄芩,黄连,黄柏

  配合点:

  苦寒,清热燥湿,泻火解毒。可治疗湿热,火毒所致的病证,如泻痢,黄疸,疮痈,湿疹,湿疮等。

  差异点:

  黄芩长于清上焦湿热,清肺热,并可凉血止血,清热安胎。用于湿温暑湿,肺热咳嗽,少阳寒热,血热吐衄,胎热不安等证。

  黄连药力较强,长于清中焦湿热,湿热泻痢尤宜,并可清心,胃之火而除烦止呕,解热。

  用于高热急躁,心烦不眠,血热出血,胃热吐逆,消谷善饥等。

  黄柏苦寒下达,长于清下焦湿热,泻肾火,退虚热。

  多用于湿热下注,带下黄臭,足膝肿痛,热淋涩痛以及阴虚发烧,冷汗遗精等。

  7、金银花与连翘

  配合点:

  清热解毒,涣散风热,同治痈肿疮毒。外感风热及温病邪在卫气营血等证。

  差异点:

  金银花甘寒不伤胃,涣散风热之力较强,并能凉血止痢,治疗热毒血痢。

  连翘苦寒,偏清泄里热,并可消痈散结,用于瘰疬痰核。

  连翘心长于清心泻火,善治热陷心包,高热神昏等。

  8、大青叶与板蓝根

  配合点:

  都有清热解毒凉血之功,都可用于温病初起和热入营血,风热表证,痈肿疮毒,咽喉肿痛等证。

  差异点:

  大青叶长于凉血消斑,热入营血,温毒发斑多用。

  板蓝根长于解毒利咽散结,咽喉肿痛多用。

  9、生地黄与玄参

  配合点:

  清热凉血,滋阴生津,治疗热入营血及阴虚火旺证。

  差异点:

  生地黄偏于凉血养阴,多用于热病伤阴证及血热妄行的出血证。

  玄参偏于降火解毒散结,多用于营血热毒证。

  10、牡丹皮与赤芍

  配合点:

  能凉血散淤,对血热,血瘀所致之证常相须为用。

  差异点:

  牡丹皮清热凉血之力较强,善退阴分伏热,常治虚热骨蒸无汗等证。

  赤芍祛淤止痛较好,多用于各类淤血疼痛,兼泻怒气以疗肝热目赤。

  11、地骨皮与牡丹皮

  配合点:

  凉血退热除蒸,治疗骨蒸潮热及血热出血证。

  差异点:

  地骨皮味甘,偏于退有汗骨蒸,又能清泄肺热,治疗肺热咳嗽等。

  牡丹皮味辛,偏于退无汗骨蒸,又有较强的凉血祛淤浸染。

  治疗热入营血及各类血瘀证。

  12、银柴胡与柴胡

  配合点:

  均有解热浸染。

  差异点:

  银柴胡无升散之性,偏于退有汗骨蒸,又能清泄肺热,为退虚热,消疳热之品。主治骨蒸潮热,小儿疳热等证。

  柴胡有升散之性,为透表泄热之品。

  偏治外感发烧或邪在少阳证,并疏肝解郁,升举阳气,用于肝气郁滞及阳气下陷之证。

  13、胡黄连与黄连

  配合点:

  苦寒,清热燥湿,用于湿热泻痢等证。

  差异点:

  胡黄连长于退虚热,消疳热,多用于骨蒸潮热,小儿疳热等证。

  黄连长于泻心胃之火,清热解毒力强。用于心胃火热炽盛以及血分热毒等证。

  14、大黄与芒硝

  配合点:

  苦寒,泻下通便,清热解毒,用于热结便秘,痈疮肿毒。

  差异点:

  大黄清降力强,用治火热上炎证,并有止血活血,清泄湿热之功,用于血热妄行之出血,淤血,湿热淋证,湿热泻痢及烧烫伤等证。

  芒硝味咸,长于软坚润燥通便。

  外用还可以治目赤肿痛,喉痹口疮及回乳。

  15、火麻仁,郁李仁,松子仁

  配合点:

  润肠通便,用于肠燥便秘。

  差异点:

  火麻仁兼能滋养补虚,合用于老人,产后,体弱津血不敷之肠燥便秘。

  郁李仁兼能行气,多用于肠燥便秘而有大肠气滞者,并能利水消肿,用于水肿,脚气。

  松子仁兼能润肺止咳,用于肺燥咳嗽。

  16、独活与羌活

  配合点:

  祛风湿,止痹痛,解表,用于风寒湿痹疼痛及外感风寒夹湿。

  差异点:

  独活长于治疗下半身风寒湿痹疼痛,辛散解表力弱。

  羌活治疗上半身风寒湿痹疼痛,辛散解表力强。

  故有“羌活善治在上在表之游风。独活善治在下在里之伏风”之说。

  17、蕲蛇与乌梢蛇

  配合点:

  两者皆入肝经,性善走窜,能通表达里,内走脏腑,外达肌肤。

  透骨搜风,均为祛风之专药。

  祛风通络,定惊止痉。

  凡表里风毒壅滞之证皆宜。尤宜治病久邪深者为其特点。

  都可用治风湿痹痛,肢体麻痹,筋脉拘挛,中风口眼瘑斜,半身不遂,麻风,疥藓,皮肤瘙痒,小儿急慢惊风,破感冒。

  差异点:

  蕲蛇温燥而毒,药力较强,为治风湿顽痹要药。

  乌梢蛇性平无毒而药力较蕲蛇为缓。

  18、秦艽与防己

  配合点:

  皆味辛苦,性寒凉,均能祛风湿,止痹痛。

  主治风湿热痹,肢体枢纽红肿热痛。

  差异点:

  秦艽质润,为“风中之润剂”,既能祛风湿,止痹痛,又能舒筋通络。

  凡风湿痹痛,肢体麻痹,筋脉拘挛,骨节酸痛,枢纽屈伸倒霉,无论新久上下,偏寒偏热,均可配伍应用。而尤宜于热痹。

  昔人谓“痹证必用秦艽,同时,本品又能退虚热,清湿热,阴虚发烧,骨蒸潮热,小儿疳积发烧,湿热黄疸。

  防己具有较强的利水消肿浸染,也常用治水肿,小便倒霉,脚气肿痛及湿疹疮毒。

  19、广藿香与佩兰

  配合点:

  化湿,解暑,治湿浊中阻之证及暑湿,温湿。

  差异点:

  广藿香长于和中止呕,湿浊中阻之恶心吐逆尤宜。

  佩兰长于化里湿,善于除中焦秽浊古老之气,为口臭,口甜之要药。

  20、青皮与陈皮

  配合点:

  行气化滞。

  差异点:

  陈皮主要浸染在脾肺,其性和缓,长于调剂脾胃之气,燥湿化痰。用于脾肺气滞或湿痰壅滞之证。

  青皮主要浸染在肝胆和胃,其性峻烈。长于疏肝破气,消积化滞。用于肝郁气滞或食积不化等。

  21、山楂,神曲,麦芽

  配合点:

  消食化积,治饮食积滞。

  差异点:

  山楂善消油腻,肉食之积,并能活血散瘀。

  神曲善消果蔬,酒食古老之积并略兼外感者。麦芽善消米面,薯芋之积,并能回乳。

  “焦三仙”为焦山楂,焦神曲,焦麦芽的合称。

  22、木香,香附,乌药

  配合点:

  行气止痛,用于气滞腹痛。

  差异点:

  木香长于通行脾胃气滞,且能调中,对脾胃气滞脘腹胀痛,泻痢后重等较佳。

  香附长于疏肝解郁,调经止痛,善治肝郁气滞疼痛,为理气调经主药。

  乌药长于散寒以止痛,凡寒郁气滞之胸腹胁肋胀痛,疝痛,痛经都可用治,并能温肾散寒,治疗肾阳不敷之尿频,遗尿等。

  23、大蓟与小蓟

  配合点:

  凉血止血,散瘀解毒消肿,用于血热出血及热毒痈肿。

  差异点:

  大蓟多用于吐血,咯血,崩漏,散瘀消肿之功较佳,兼能降压利胆,治疗高血压及黄疸。

  小蓟兼利尿,长于治尿血,血淋,兼治高血压病。

  24、生姜,干姜,炮姜

  配合点:

  都是姜。

  差异点:

  炮制纷歧样,坚守也有偏差。

  生姜辛散力较强,长于发散风寒,温中止呕,多用于风寒表证及吐逆之证。还可温肺止咳。

  干姜辛热,辛散之力较弱。长于温中,为脾胃寒证要药,并可回阳,温肺化饮,用于亡阳证及寒饮伏肺咳喘。

  炮姜味偏苦涩,偏于温经止血,温中止痛止泻。用于虚寒出血,腹痛腹泻等证。

  25、郁金与姜黄

  配合点:

  皆辛苦,都能活血行气止痛。二者常相须为用。

  差异点:

  郁金性寒,以气滞血瘀有热者用之为良,并能凉血清心解郁,利胆退黄,也可用治热病神昏,癫痫痰闭,吐血,衄血,以及妇女倒经等气火上逆之出血证。

  姜黄性温,以寒凝气滞血瘀者用之为佳,且能外散风寒湿邪,老手气血,通经止痛。长于行肢臂而除痹痛。

  26、桃仁与红花

  配合点:

  均能活血祛瘀通经,同时用治内,儿,妇,外,伤各类淤血证,如血滞经闭痛经,月经不调,产后淤滞腹痛,癥瘕积累,心腹刺痛及跌打损伤等。

  二者常相须为用。

  差异点:

  桃仁苦甘平,活血又能消内痈,也常用治肺痈,肠痈,并能润肠通便,止咳平喘,也可用治肠燥便秘,咳嗽气喘。红花辛散温通,专入血分,活血通经,祛瘀止痛之力较强。

  “罕用活血,多用破血”。

  另外,番红花的坚守与红花相似而药力较强,又兼凉血解毒之功,尤宜热郁血瘀,斑疹色不红以及温病热入营血之证,本品货少价贵,临床罕用,且用量宜少。

  27、益母草与泽兰

  配合点:

  皆辛散苦泄,均能活血调经,利水消肿,同时可治血滞经闭痛经,月经不调,行经不畅,产后腹痛,恶露不尽等妇科淤血证,皆为妇科经产之良药。

  常相须为用。

  差异点:

  益母草性微寒,以血热淤滞者用之为佳,且活血调经之力较强。

  现代多用治急慢性肾炎水肿,并能清热解毒,故疮痈肿毒,皮肤隐疹多用。

  也可用治肝热头痛,目赤肿痛,以及肝肾不敷,目暗昏花。

  泽兰性较温和,行而峻,祛瘀不伤正气,治水肿。多用于产后浮肿,小便倒霉。

  28、穿山甲与王不留行

  配合点:

  均能活血通经,下乳。二者皆为通经下乳之要药。

  都可治血滞经闭痛经,产后淤阻腹痛,产后乳汁不下,乳痈肿痛,二者常相须为用。

  差异点:

  穿山甲性善走窜,泄降力猛,药力较强,又能活血消癥,消肿排脓。也可治风湿痹痛,中风瘫痪,疮痈肿毒,瘰疬痰核。

  王不留行能利尿通淋,可用于多种淋证,小便涩痛。

  29、川贝母与浙贝母

  配合点:

  清热散结,化痰止咳,痰热咳嗽,瘰疬痰核,疮痈肿毒,肺痈。

  差异点:

  川贝母味苦性微寒,滋润力强,偏于润肺化痰,多用于肺虚久咳,燥咳,散结浸染较弱。

  浙贝母味苦性寒,开泄力大,偏于清热化痰,多用于风热暴咳,痰热咳嗽,散结力强,常用于痰火郁结之瘰疬以及热毒疮痈等证。

  30、竹茹,竹沥,天竹黄

  配合点:

  清热化痰,用于痰热诸证。

  差异点:

  竹茹除烦止呕,胃热吐逆,痰火内热扰之心烦失眠。

  竹沥性寒滑利,祛痰力强,善能清热化痰,定惊利窍,合用于中风痰迷,惊痫癫狂等证。

  天竹黄清热化痰之功似竹沥而性缓,兼能清心定惊,多用于小儿惊风,也用于中风痰壅,癫痫,热病神昏等。

  31、海浮石,海蛤壳,瓦楞子

  配合点:

  化痰软坚散结,瘰疬,痰核,瘿瘤。

  差异点:

  海蛤壳,瓦楞子制酸止痛,胃痛泛酸。

  海浮石善化老痰,清肺火,又能利尿通淋,血淋,石淋。

  海蛤壳兼可利水,用于水气浮肿。

  瓦楞子既散结又化痰,还用于癥瘕痞块。

  32、桑白皮与葶苈子

  配合点:

  泻肺平喘,利水消肿,肺热和肺中水气,痰饮所致的喘咳水肿实证,常相须为用。

  差异点:

  桑白皮,甘寒性缓不峻,长于清肺热。治肺热咳喘。常配地骨皮利用,如泻白散。

  葶苈子,苦辛大寒力猛,对邪盛咳喘不能平卧者为优。

  如葶苈大枣泻肺汤,利水之功亦强,可治悬饮,胸腹积水,鼓胀等证。

  33、龙骨与牡蛎

  配合点:

  生用,平肝潜阳。用于肝阳上亢头晕眼花等。煅用,收敛固涩,用于滑脱证。

  差异点:

  龙骨以镇心安神见长,尤合用于阴虚阳亢之心神不宁,急躁失眠,惊痫癫狂等。

  煅后可用于湿疮或疮疡溃后不敛。

  牡蛎以平肝潜阳见长,并可软坚散结,用于瘰疬痰核,癥瘕积累。煅后收敛制酸,可治胃泛酸。

  34、钩藤与天麻

  配合点:

  皆归肝经,均能平肝潜阳,息风止痉,同可治肝阳上亢所致头晕眼花,急躁易怒,以及肝风内动,惊痫抽搐等证,常相须为用。

  差异点:

  钩藤味甘性微寒,也能清热,但清热不如羚羊角,尤多用治小儿急惊风,壮热不退,手足抽搐等证。

  为治疗肝风内动,惊痫抽搐之常用药。取其清肝热之功,也可用治怒气上攻之头痛,眩晕。另外,与蝉蜕,薄荷等同用可治小儿夜啼。

  天麻,甘润不烈,浸染和善,对付肝风内动,惊痫抽搐,岂论寒热虚实,皆可配伍应用。

  另外,又能祛外风,通经络,也可用治手足不遂,肢体麻痹,痉挛抽搐,以及风湿痹痛,枢纽屈伸倒霉者。

  35、人参,西洋参,党参,太子参

  配合点:

  补气生津,用于气津两伤证。

  差异点:

  人参,补力量最强,能大补元气,复脉固脱。用于虚脱危证,还能安神益智,气血不敷之心悸,失眠忘记等证。

  西洋参性寒偏清,能清火养阴,合用于气阴不敷而火盛者。

  党参性平不燥,补气之功似人参而力缓,为肺性情虚证的常用品。

  太子参性平清补,合用于肺性情阴不敷。

  36、人参加黄芪

  配合点:

  均能补气血。

  差异点:

  人参补益力强,能补心脾肺气,且大补元气,为治内伤气虚第一要药,并可生津,安神。治疗气津两伤,气血双亏诸证。

  黄芪补力量不如人参,以补脾肺气为主,而温升之力强过人参。

  善补肌表之气,益卫固表,托疮生肌,利水消肿。多用于表虚自汗,气血双亏,疮疡不溃或溃久不敛,浮肿尿少,半身不遂,为治表虚要药。

  37、连翘与黄芪

  配合点:

  都为“疮家圣药”,用于痈疽疮毒。

  差异点:

  连翘苦寒,长于清热解毒,消痈散结,合用于热毒疮疡,瘰疬痰核。

  黄芪甘温,长于补气托毒,排脓生肌。合用于气血不敷疮疡内陷,脓成不溃或溃久不敛。

  38、肉苁蓉与锁阳

  配合点:

  均有补肾阳益精血,润肠通便之功。用于肾阳不敷,精血亏虚证,以及精血津液亏虚之肠燥便秘。

  差异点:

  肉苁蓉温而不燥,补而不峻,补血润燥浸染较好。

  锁阳性温燥,固肾壮阳之力较强,润肠之力不及肉苁蓉。

  39、巴戟天与仙灵脾

  配合点:

  均有温肾阳,强筋骨,祛风湿之功。用于肾阳不敷诸证。以及风寒湿痹兼有阳虚者。

  差异点:

  巴戟天温而不燥,补而不滞,补肾阳浸染和缓疗效耐久,兼能益精血。

  仙灵脾气温燥,补肾壮阳浸染较强。

  40、补骨脂与益智仁

  配合点:

  均能补能涩之品。有补肾助阳,固精缩尿,温脾止泻之功。用于肾阳不敷之遗精早泄,遗尿尿频,脾肾阳虚之泄泻等证。

  差异点:

  补骨脂偏温肾壮阳,还能强腰膝,纳气平喘。

  用于肾阳不敷之腰膝冷痛,虚喘。

  益智仁长于温脾散寒,开胃摄涎。

  多用于脾寒泄泻,腹部冷痛及脾虚不摄之多唾流涎。

  41、冬虫夏草,蛤蚧,核桃仁

  配合点:

  均有补肾助阳,益肺定喘之功。用于肾阳不敷诸证,肺肾两虚之咳喘,气短。

  差异点:

  冬虫夏草为平补阴阳之品,又能止血化痰。合用于久咳虚喘,劳嗽痰血,因力缓,多作为病后体虚的调补品。

  蛤蚧补肾纳力量强,为治虚喘劳嗽之要药,还能益精血,用于肾阳不敷,精血亏虚之阳痿。核桃仁力缓,多做食疗辅疗。还能润肠,用于肠燥便秘。

  42、杜仲与续断

  配合点:

  均有补肝肾,强筋骨,安胎的功能。

  均可用于肝肾不敷之腰膝酸痛,筋骨无力,胎动不安,胎漏下血。

  差异点:

  杜仲补肝肾助阳之力较胜。可用于阳痿,尿频等证,还能将血压,用于高血压病。

  续断苦辛,补中有行,以行血脉续筋骨为重。

  用于跌打损伤,骨折,淤肿疼痛。

  43、生地黄与熟地黄

  配合点:

  皆具甘味,均可滋肝肾之阴。用于肝肾阴虚之骨蒸潮热及消渴证。

  差异点:

  生地黄性寒,养阴且能生津,用于阴虚内热之消渴及热病伤津口渴,又善清热凉血,为治温病热入营血证及血热出血证之佳品。

  熟地黄性温,滋阴浸染较强,专补肝肾之阴,益精填髓。

  主治肝肾阴虚,精血不敷诸证及消渴证,又善补血,用于血虚诸证。

  44、当归与熟地黄

  配合点:

  均能补血,用于血虚诸证。

  差异点:

  当归善调经,为妇科月经不调,闭经,痛经之要药,又能活血止痛。合用于血虚,血瘀,血虚兼血瘀之各类疼痛,且可润肠通便,用于血虚之肠燥便秘。

  熟地黄滋阴力较强,多用于血虚阴亏之证,尚可益精填髓,用于肝肾不敷,精血亏虚证。

  45、赤芍与白芍

  配合点:

  皆味苦性寒,均可止痛,用于痛证。

  差异点:

  赤芍长于清热凉血,活血散瘀,清泻怒气。主治血热,血瘀,怒气所致诸证。

  白芍味兼酸甘,长于养血,平肝,敛阴止汗。主治血虚阴亏,肝阳偏亢诸证及自汗,冷汗证。

  46、龟甲与鳖甲

  配合点:

  均有滋阴清热,潜阳息风之功。用于阴虚发烧,阴虚阳亢,阴虚风动等证,常相须为用。

  差异点:

  龟甲滋阴力较强,还能益肾健骨,固经止血,养血补心。

  用于肾虚筋骨萎弱,小儿囟门不合,行迟齿迟。

  阴虚血热,冲任不固之崩漏,月颠末多,以及心虚惊悸,失眠忘记等证。

  鳖甲清退虚热力较强,为治阴虚发烧之要药,又善软坚散结。

  用于癥瘕,经闭,久疟,肝脾肿大等证。

  47、麻黄根,浮小麦,糯稻根

  配合点:

  皆能收敛止汗,都可用治气虚自汗,阴虚冷汗等证,常配伍补益药同用。

  差异点:

  麻黄根甘平,浸染较强,长于治自汗。

  浮小麦甘凉,长于治冷汗,兼益气养心和退虚热。

  糯稻根甘平,兼益胃生津,汗出兼口渴者尤宜,还退虚热。

  48、五味子与乌梅

  配合点:

  皆上能敛肺,下能涩肠。均有敛肺止咳,涩肠止泻之功。

  用于治肺虚久咳,久泻久痢之证,并能生津止渴。

  差异点:

  五味子味酸甘,性温而润,上能敛肺气,下能滋肾阴,可用于肺肾两虚之咳喘,并能补肾涩精。

  用治肾虚精关不固之遗精,滑精者。尚能宁心安神。

  用于心悸,失眠,多梦。乌梅酸涩性平,又能安蛔止痛。

  另外,乌梅内服还可止血,治崩漏下血。外敷能消疮毒。

  49、肉豆蔻与白豆蔻

  配合点:

  味辛性温,归脾胃经。均能温中行气,治中焦虚冷气滞,脘腹胀痛,食少吐逆等证。

  差异点:

  肉豆蔻为肉豆蔻科高峻乔木植物肉豆蔻的成熟种仁,固涩之力较强,长于涩肠止泻,又常用治脾胃虚寒,久泻不止,脾胃阳虚,五更泄泻证。

  白豆蔻为姜科多年生草本植物白豆蔻的成熟果实,行力量较强,又长于化湿,温中止呕。

  常用治湿阻中焦及脾胃气滞的脘腹胀满,不思饮食,温病初起。

  胸闷不饥,舌苔浊腻。胃寒湿阻气滞的吐逆,小儿胃寒吐乳等证。

  50、山茱萸与吴茱萸

  配合点:

  皆性温。归肝经。

  差异点:

  科属来历差异,坚守相差较大。

  山茱萸酸涩微温质润,其性温而不燥,补而不峻,既能补肾益精,又能温肾助阳,既能补阴又能补阳,为补益肝肾之要药。

  又能收敛固涩,常用治肾虚不固所致的遗精,遗尿,肝肾亏虚,冲任不固所致的崩漏下血,月颠末多。

  吴茱萸辛散苦泄,性热祛寒,既散肝经之寒邪又解肝气之郁滞。

  散寒止痛,疏肝下气,为治寒滞肝脉诸痛证之要药,并能燥湿,温中止呕,助阳止泻。

  51、桑螵蛸与海螵蛸

  配合点:

  同归肝肾经,均能固精缩尿止带,都可用治遗精滑精,遗尿,尿频,白带过多等证。

  差异点:

  二者来历差异,坚守有别。桑螵蛸甘咸性平,又能补肾助阳。

  用于肾虚阳衰所致的上述病证,尤宜遗尿尿频,也可用治肾虚阳痿。

  海螵蛸咸涩性微温,固涩之力较强,多用于遗精带下,又能收敛止血,制酸止痛,收湿敛疮。

  用治崩漏下血,吐血,便血及外伤出血,胃痛吐酸。外用治湿疮,湿疹,溃疡多脓,久不愈合者。

  52、莲子与芡实

  配合点:

  都能益肾固精,补脾止泻,止带。

  均可治肾虚不固,遗精滑精,遗尿尿频,脾虚久泻,食欲不振,脾虚白带过多等证。

  差异点:

  莲子浸染偏于补脾,补力较强,习称“脾果”,并能养心安神,交通心肾。

  治心肾不交所致的虚烦,心悸,失眠等证。

  芡实浸染偏于肾,虽补力不及莲子,但能除湿,虽收敛,但不燥,不腻。

  脾虚湿盛的久泻不止,白带过多者芡实尤为多用。

  53、雄黄与硫磺

  配合点:

  皆为以毒攻毒的解鸩杀虫药,常用于疥藓恶疮等证。

  差异点:

  雄黄解毒疗疮力强。主治痈疽疔疮以及毒蛇咬伤,既能杀虫燥湿,祛痰,截疟,也可用治虫积腹痛,哮喘,疟疾惊痫等证。

  硫磺外用杀虫止痒力强,多用治疥藓,湿疹,皮肤瘙痒,为疥疮要药。

  且硫磺也可用治肾阳不敷,下元虚冷而致寒喘,肾虚阳痿,小便频数。

本站所提供的新闻资讯、市场行情等内容均为作者提供、网友推荐、互联网整理而来,目的在于传递更多行业信息,并不代表春秋园林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有侵犯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。 转载请注明:https://www.ecqyl.com

返回上一步
打印此页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
更多
相关商品
更多
相关资讯
15751556000
浏览手机站